梁博:我和那英私下的感情 我们两个最懂

来源: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 作者:注册就送钱的网站  发表时间:2018-06-30 21:00

  

  梁博

  作为冠军,梁博与《好声音》其他学员的关系,以及与自己导师那英的关系,都一度成了人们热议话题。

  导师那英带梁博见到了摇滚教父崔健。

  梁博

  一年4个月,近600天,对一档人气选秀节目的冠军而言,可能意味着每个月不少于4场的商演,数个广告代言加身,以及大规模的巡回演出,可对从2012年夏天《中国好声音》里走出的梁博,顺理成章的故事却在他拿到那个冠军头衔之后戛然而止。偶尔爆出的消息是考研、美国街头卖艺,有媒体直接给他扣上“史上最悲催选秀冠军”的称号。2014年4月24日,梁博推出首张个人唱作专辑《梁博》,重回观众视野,向等待他的朋友们交上了自己的成绩单。那么在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,梁博到底在做些什么?他曾经真的退出娱乐圈了?还是确实像媒体所说“沦落到美国街头卖艺”?这张专辑又是如何打造的呢?本刊独家专访梁博,听他讲述自己那一段隐秘的时光,了解一个更真实的梁博。

  采写_本刊记者张燕王亚星

  冠军考研落榜“那个时候没什么事儿可做”

  2012年9月30日晚,为期三个月的《中国好声音》第一季落下帷幕,梁博最终在现场观众和媒体投票中获胜夺冠,相对他的三个对手吉克隽逸、吴莫愁和金志文,梁博并不是那个最有热度的选手,伴随赛果出炉的是各种阴谋论版本。这个冠军并未能征服所有人。而梁博回望“黑马”说心态相当平和,“我没办法从商业上和娱乐价值上考虑我到底值几斤几两,但(赛后)我对自己在音乐上是不满意的”。在《好声音》学员开始忙碌的演唱会及各种商业活动的大背景下,梁博成为那个缺席的人,“比完赛以后,我的个人想法是要休整一段时间,毕竟我展现的东西,已经消耗了三个月,人总是要充电的,我也不希望总顶一时的成绩到处走,所以我申请休息一段时间。”对于梁博的“反其道而行”,梦响强音公司决定支持、配合,“摇滚音乐人的风格就是比较特立独行,我们鼓励他走自己的道路”,梦响强音董事长田明明确表态。彩讯pc99预测2012年冬天,从“繁华”中抽身而退的梁博“那个时候没什么事儿可做”,决定考研。

  在外界看来,在校外获得冠军荣誉的梁博考自己专业的研究生是板上钉钉的事,可事实是,他没有考上,尽管备考时他天天练歌,但却因为文化课成绩太差而失利。梁博提到校方确实有向教育部申请破格录取这件事,只不过他纠正了用词,不是“破格”,而是“破例”,他认为这是老师对他的一个包容。

  走,去美国!街头“卖艺”再来一首

  2013年初,考研落榜的梁博和少城时代通过数次接触在音乐上达成一致意见,“保证我音乐上的独立性是我选择它的原因”,少城时代也决心全力打造这个他们早就看好的摇滚明日之星。于是在有了团队的“保驾护航”下,梁博决定完成多年前的梦想——去美国。直到现在,他也不太能说得清自己到底是办了何种签证去的美国,也没有攻略可言,周而复始的约面签、被拒签的过程,是他现在回忆起来自认为最倒霉的事。在北京和长春数次往返中,2013年5月,梁博等来了签证。就这样,梁博为了找寻心底最满意的音乐,和他的团队开始了在美国半年的充电和筹备。

  在美国,梁博度过了2012年比赛结束后最快乐的一段时光。尽管他的生活范围不超过方圆一公里,点菜只能靠肢体动作,但这里自由、专注的音乐环境,让梁博获得了极好的放松和充电。他每天在房间弹弹琴,在户外跑跑步,在固定的几家餐馆吃吃饭。他没有像一个观光客一样到处旅游,而就是在自己的住地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儿,每天陪伴他的不再是比赛时的超负荷运转,而是回归自我的自由音乐。在最后两个月的时间里,梁博在少城时代的帮助下接触到自己非常喜欢的著名音乐人Michael Bearden,开始了新专辑的准备和制作工作。Michael Bearden非常欣赏梁博,亲自帮他找合适的录音室、合适的团队,和梁博一起打造这张专辑。少城时代的董事长冯柯谈到这次合作非常满意:“果然是有化学反应,让他的专辑如虎添翼。”

彩讯pc99预测神测

  除了和志同道合的音乐人一起做音乐,还有当时在网上引起一阵热议的“街头卖艺”事件。梁博说,其实网上照片的那样弹奏,最开始是被拒绝的,因为他们街头艺人有自己固定的时间和足够的表演数量,一开始并不接受梁博的请求,梁博说:“就一首,行不行?”在梁博弹完一首后,对方居然说:“再来一首吧。”之后他们就经常一起玩音乐、聊天。后来的日子梁博都经常去街头弹琴,不唱歌,只弹琴,弹那些大家都喜欢的经典。他喜欢这种自由、直接的交流和氛围,他在和契合的朋友玩音乐中找到了自己最初享受音乐的那种状态。

  在美国还有一件事让梁博着迷,那就是逛琴行。到了美国不旅游、不逛街,唯一逛的就是琴行,他还记着琴行老板的热情和随意,不管多珍贵的琴都交给爱音乐的人去尝试。梁博在琴行买下了一把约一万人民币的琴带了回来,他花钱最多的地方也就是音乐了,他生活所充斥的也只有音乐了。

  美国归来,重新出发“从外表到内心,就是梁博,不是别人”

  在美国待了五个月左右,梁博回国了,既然在那里拥有最开心的时光,也有着自己向往的音乐环境,但问他有没有想过留在美国,他却坚定地回答:“没有,要回来,我在中国生活是最舒服的。”

  带着自己筹备已久的专辑,梁博回到国内开始为回归和之后的演唱会不停排练。虽然签了公司,但少城时代给了梁博极大的空间,这也是让梁博放心选择这个团队的原因。在音乐上,梁博拥有自己的独立性,在打造专辑的过程中也避免和任何人联系,自己完全投入其中。他回国后和Michael Bearden一直保持邮件联系来商量专辑后期的事情,一个在美国待了快半年的人,问起他现在的英语水平如何,梁博又暴露了他的幽默细胞:“老外让我培训得中国话说得挺好。”那英语还是不太行的他如何和对方沟通呢,梁博特别实在:“网上不有翻译软件嘛”,所以他就用网络翻译,并每次在邮件开头都会写上一句“不好意思,这是我在网上自己翻译的,你要注意错别字”,慢慢大家也习惯了。

  经过长时间的酝酿和筹备,这张以梁博本人名字命名的个人首张专辑终于和大家见面了,他说这是一张完完全全表达梁博本人的专辑,“从外表到内心,就是梁博,不是别人”。

  独家回应5大疑问

  1赛后休整,拒绝工作安排?

  “我觉得我自己那时候唱不好”

  我想先休息,具体休息时间有多长我也不知道,我是希望自己状态对了就好了,自己状态对了再出来,因为我觉得如果我站在台上,自己没有表演的想法和欲望,观众一定比你要更难受,所以说我更希望所有的节目,既然他买票来了,你考虑一下他的感受,我在台上就一定要唱好,但是我觉得我自己那时候唱不好。当时我和家里人经常聊,真正懂我的人非常理解我想要什么,当然也有很多朋友出于好心说,你现在这个位置你干吗不赚钱?这种想法非常正常。但我跟永远不会理解我的人不做过多的解释,我性格就这样,你跟他一遍一遍唠叨他只会嫌你烦,他还是不会理解你,但是了解你的人,你一说他就明白。

  2拒绝商演,排斥商业活动?

  “我祝福同期的学员”

  我不希望我过得贫穷,这很现实,但是我通过我自己的努力,值多少钱,慢慢来,没到那个份上一下给我那么多,说实话,不敢花,我觉得这钱来得不对。对于物质我想要,我需要它,但是我有我的底线,我宁可累点,选择一个我自己适合的方式,你不能说因为这个东西(金钱)啥都干了,真干不了。我对同期的学员就是祝福,这不是冠冕堂皇的一句话,我一直想找机会说,我不排斥所谓说他们选择的那种道路和方式,但从我个人来讲,我有自己的方式,就是音乐。有很多歌手他是全方面的,比如说走娱乐路线,或者是影视歌路线,你不能因为自己不喜欢就说这些东西什么都不是。我希望以后跟我的每一个合作,我也能替对方想想,你找了我梁博你能得到什么?你不能说一有合作就抓住这个机会,“哎呀,咱们这回可以跟谁谁合作了,国际知名品牌”,你能给他带来什么效益?合作是两个人的事,不是你自己的事。

  3签约少城,音乐已妥协?

  “不宣传、不商演,那第二天基本上你也就回家了”

  和少城合作当然是因为可以坚持我自己音乐的独立性。对于坚持我有我自己的想法,我的原则就是不管我以后为了各种各样的工作去做一些企划、宣传的东西,这都非常的正常,但是通过我梁博个人,从我嘴里说出的话必须是实话,如果说我知道我说的是假的,我不说,我就明告诉你,不好意思,保密。你别骗人家。我专辑做完了,该宣传你就宣传,该商演你就商演,只是说我在注意这些细节,怎么样守住我自己,不是说你一刀切断了,不宣传、不商演,那第二天,基本上你也就回家了。我会选择适合我自己的,会有个尺度。

  4不知感恩?

  “我和那英私下的感情我们两个最懂”

  我很重感情,不管别人怎么说。《好声音》冠军当然给我带来很多机会,这个东西我是一直觉得很感激。至于感恩,首先我们不针对这档节目,可能比较怪,我的感恩来源于扫地的、打杂的那些人,那些所谓的导演组的小导演。在比赛里面,我做不了那么多,也就是说,你不能影响我的音乐。从比赛完到现在我和导师(那英)也一直有联系,我每到节日都会给我老师打电话、发信息。她特别理解我,也知道我那段时间不在国内,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(她的活动)。她有给我很多建议,但我有自己的想法,我只需要她在精神上支持我,足够了。她给我的帮助是最大的,就是因为她知道我当时不愿意面对这些东西。当时她也承受了很多东西,我心里都有数,我们两个私下的感情我们两个最懂。

  5高冷偶像,拒绝脑残粉?

  “我希望每个人有自己独立思维”

  我希望每个人有自己独立思维,不受任何群体的控制,粉丝里没有所谓的头儿。今天你梁博做得好了,我就支持你,做不好我就批评你,这是一个非常良性的群体,很健康,很有素质。不能我出来什么都好,我刚比完赛的时候,那时候经常看微博,有一个粉丝在下面留言,是别人的一个歌迷到我这留言,说“你们总说梁博成熟,成熟能当饭吃啊,成熟有啥用啊,这是唱歌比赛”。这句话我记一辈子,人家说得对,不要因为人家批评你了你就难受,这种批评要比夸奖让我高兴多得多。如果说你让我选择歌迷崇拜我,我会选择他尊重我。

  南都娱乐X梁博

  “看到粉丝接机和欢呼喊口号难受”

  南都娱乐:你去美国是到了机场就有当地的朋友来接你,然后直接把你拉到住的地方?

  梁博

  :对,我自己那肯定完了。

  南都娱乐:你知道你朋友把你安排在什么地方,周围住的什么人吗?

  梁博

  :真不知道,就有时候我弹琴,然后有个邻居在那个二楼窗户看着我,“诶,你弹得真好”,我说“谢谢”,“你可以小点声吗?”,我说“行”。

  南都娱乐:你还是很信任朋友,不怕把你给卖了?

  梁博

  :没事,不值钱。

  南都娱乐:你真挺厉害的,也不知道自己办的什么签,你过海关的时候不怕人家把你拦下?

  梁博

  :拦啥啊,我就直接让我朋友给我写一个条,写完以后给他看。

  南都娱乐:在美国海关的时候?

  梁博

  :对,看的时候我记得特别清楚,那个签证官不是美国人,就有点像印度那个血统的,当时纸条上写着就是我是谁,我是干什么,后来他看看我,感觉好像是……这是你写的吗?其实我也没看懂那个东西。

  南都娱乐:你没有设想过在海关被拦下来?

  梁博

  :没这个概念,没出过国的人哪知道海关啊。

  南都娱乐:对于粉丝接机、欢呼喊口号,你是不享受的?

  梁博

  :难受。

  南都娱乐:粉丝去机场接机,会跟他们互动吗?

  梁博

  :我会跟他们打个招呼,因为毕竟辛苦了。

  南都娱乐:你会跟他们说以后别来了吗?

  梁博

  :我以前说过,根本不好使。

  南都娱乐:你还是无法理解粉丝对你的狂热崇拜?

  梁博

  :我说我能理解,但我真不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的,可能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  南都娱乐:你对面对媒体这件事情有恐惧吗?

  梁博

  :不恐惧,从来都不恐惧。我最恐惧的是编东西,你一定不能控制我的思想,有啥说啥,媒体工作就是这样,他一定会问那些问题,他自己也不愿意问,但是他工作就这样,你可以很有礼貌告诉他,不好意思回答不了,就完了,你没有必要跟他怎么去周旋,那不说就不说,他也会尊重你,那不问就不问了。

  南都娱乐:所以你现在是单身吗?

 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:zhongkang 来源:南都娱乐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、出处並保持完整。

  ?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

  ? 梁博:我和那英私下的感情 我们两个最懂 相关搜索:梁博 那英 歌手

编辑:admin
Copyright © 2002-2017 版权所有